大大大大大白熊姥姥

永远十八~

庭院里的幽幽夏日🎏

谜一样的正确率,都是凭直觉选的…
终于结束纳尼亚传奇前传的日子了🤗

关于熊的“不戴眼镜的时候,也是有很多人追的”🌸

以前,总想着世界这么大,要出去闯一闯;
后来,终于明白,如果可以选择,又有谁愿意背井离乡?

在广州过除夕,跨点的那个时候,世界一片寂静。是微信里突然多出来的祝福才知道,狗年,到了呀。说不难过,是假的,有点心酸。

那个时候,真的感到仪式感很有必要。打鞭炮,放烟花,在这个时刻让整个世界热闹起来,允许自己跟过去告别,同时拥有一个新的开始。一个过渡,让诸事得以原谅,得以释怀。

即使城市禁烟花,市政府也可以有所表示。鸣钟,或是通过城市警报那个扩音器向城市传达祝福,都会让这座城市变得更有人情味,让异乡人也能有所期待。

隔天初一,打电话回家拜年,我妈说,爸爸一直在念,狗仔狗仔,今年旺旺旺。第一年家里没有人齐,我笑说当我嫁出去好啦~我妈说嫁的出去也好,起码有人照顾着。

我妈的脑海里,我一直都照顾不好自己…哪怕我经常闯南走北做着倒买倒卖的勾当😂

初三晚上才回的家,我爸跟网红跑到了安检门外等我。我还很迷糊的走出来,一看见他整个人都亮了,喊着“爸爸新年快乐”。他给我大大的拥抱,领导式的发言着欢迎回家。这一切,终于让我有了过年的感觉了!

在家呆了两天,其中一天是庙会游神,一年一度隆重的日子。很忙碌,很累,也很高兴。五湖四海的亲朋好友都回来,传统而虔诚的文化,很温暖。一天下来,才觉得自己骨子里真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潮汕人!

初六又匆匆忙忙的外出打工,怕堵车,起的早。奶奶在二门送我们,拥抱过后又红了眼圈。

不得不说,对自己的认识总是慢半拍,每次离家都会哭的人啊,怎么有勇气留在离家那么远的地方。

行里有前辈说,关于过年能不能回家这件事,既然选择离开家出来上班,那就要自己承担的起对应的机会成本,不能要求本地人做出什么让步,这是不公平的。

我没有反驳,逻辑上没有错。

只是,一座城市发展的好,难道就只靠本地人的付出吗?如果要这么算,是不是应该感谢国家?赋予省会的地位,得到更多的投资,吸引更多的人才建设,才有完善的基础设施与优越的社会环境。那么本地人,不更应该怀有感恩之心吗?

很喜欢【已识乾坤大,尤怜草木青】这句话。有时候想着,如果有更多具有同理心的人,这个社会应该会和谐许多。只是,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经历过困难的,“已”跟“尤”是有过程的。

对于一开始便看见富裕的人,只能求得自身的眼界与心境了。

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具备一样的胸怀,那就已你的胸怀去体谅更多的人吧。

事实上,半个月来情绪起伏很大。
失望,挣扎,不舍,愤怒,迷茫,很痛苦。写文字算是一种整理,也是一种宣泄。调理结束后,便会忘了它,再重新出发。

新年,祝愿,有足够的勇气,有强壮的身体,让过去过去,让未来到来。

祝福❤



初夏の能仁寺

我一直对今天只吃了一顿饭这件事情耿耿于怀😑

流鼻涕,流鼻血……来大发了
感觉生个宝宝都没这么可爱😑